连载|房产边界之战——第二十五节:不可抗力

新天涯观察2019-06-24 04:10:06


连载|房产边界之战—— 二十四、爱情买卖




距离十二点还有一个多小时,小倩这次没有留下来吃饭,那是采访还没有结束,她带了摄影记者奔赴街道办,有几个喜欢看热闹的业主也跟随去了街道办。

 

据业主反馈,小倩在街道办依然不怯场,扛着摄像机就找到了住房保障中心的徐主任,这一下把徐主任吓得不轻。小倩依然采取咄咄逼人的发问方式,例如住房保障中心作为开发商的上级单位,开发商不移交相关资料给筹备组,请问徐主任咋办?

徐主任回答,我们接到业主的诉求,立马就给开发商电话,他们说马上给。

小倩说,他们给没给,您知道么?

徐主任支支吾吾,我们也发函了,勒令他们尽快提交。

小倩笑着追问,除此之外,你们还有其他办法么?

徐主任问烦了,冒出一句,我们又不是执法单位,也不能拿着刀架在他们脖子上让他们提交吧。说完,双手一摊,呵呵一声冷笑。

摄像机记录着一切。许主任用手把桌上资料一整理,说声下班吃饭,就往外走,摄像机记录一个宽大背影。

 

还有业主传递几张图片发到群里,让大家看看徐主任这嘴脸。眼尖的业主发现徐主任腰间别着一根和恒大许家印同款皮带。他一个街道办主任,一个月撑死几千块工资,咋用的起?我们放到网上,他不就死定了?

 

其他业主说,要是淘宝货咋办?

小倩把这一切绘声绘色讲给小叶听,小叶说,这徐主任肯定是贪官,两年前我找他审核一个资料,他就拖延时间,找各种借口让我补充资料,我把两千块放在档案袋里面给他送过去,他看了一眼就摆手,说资料不全,明天再来。我在厕所加了三千,他这才帮我办事。其实就是一小事,他一句话,一个章的事情,他耽误是我们时间,我们没想到他的胆子可真大,下手的真重,早晚会出事的。

小倩若有所思,我会帮你报道,出这一口恶气。

小叶笑了,我代表业主谢谢你。

等了一周,业主都在问,上次采访的节目还没有播啊。大家拜托王晓能问问。

王晓能问小倩,大记者,为啥还没有播放啊,档期还没有排出来么?

小倩回答,最近一些硬性节目太多了,我们的节目延后。

又等了三天,大家揣测越来越多。有人说这开发商老总和区政府某分管领导经常在一起喝酒,认识是拜把子的兄弟呢。如今做房地产开发的,谁没有一点门路,他们估计卖通了电视台。电视台遇到有钱的主,还不束手就擒?

王晓能再问小倩,大记者,电视台还播我们的采访么?

小倩拨打电话过来,连续表示道歉,我正想给您解释这事的。电视台不播了,原因您也懂。

王晓能懵逼了,啥原因啊。

小倩说,大家都是做媒体的,“不可抗力”这个道理都懂吧。您也别问了。我们只能跟您和业主表示抱歉,十分的抱歉,希望您能给业主委婉解释下。

王晓能顿时觉得有些生气,大家都把小倩当自己人,她却滴水不漏,太不把自己当朋友了。网络媒体的不可抗力其实很简单,传统媒体的不可抗力是否“抗”在哪里。王晓能越想越觉得传统媒体还真有股傲气,来自骨子底残存的傲气,这点就比网络媒体要强很多。此外,这记者有些城府,都深不可测了。

王晓能跟广大业主说不播节目,也用了“不可抗力”。业主炸开了锅,很多人都在咒骂这开发商坏事做绝了,只手遮天都不让人说话了。到底谁在庇护他们,把幕后的凶手揪出来……

发泄情绪的业主多。至于怎么揪,没有人付之行动。

小叶问小倩,到底啥原因没法报道啊?

小倩不客气,你别问了。对你没啥好处,反正不能说。

小叶不甘心,连我也不告诉么?

小倩不耐烦,说了你也不懂,知道这么多干嘛?

小叶和小倩为这事吵架了,两人这是相处三个月来第一次吵架,小叶觉得小倩不该插手,自己早就提示过了,如今有点让自己下不了台。小倩觉得小叶这是马后炮,自作聪明,喜欢不懂装懂,爱面子,这些都是男人最可怕的恶习,大男子主义。两人磨合几个月,觉得相互了解还不够,都需要冷静。

牛哥看到媒体不报道,熬夜写了一篇“江湖救急”檄文:黑商侵占业主利益,筹备组为业主服务,记者为民伸张正义。如今黑商谎话连篇,官商勾结,毁尸灭迹,真相石沉大海。兄弟姐妹们,是时候站出来维护我们利益,请大家利用自身的资源,有力的出力,有资源的共享资源,群策群力,把黑商的阴谋诡计公之于众,还小区一个太平。

业主沸腾了,梅艳华兴奋急了,她说老娘沉寂了快一个月,都快发霉了,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大家贡献很多点子,有人说制作一些标语贴在汽车上,来一次快闪,还有人弄一些牌子,我们去相关职能部门“散步”,给他们施加压力……还有人说,本土媒体不行,为啥不着省外的媒体……

果然,梅艳华自费弄了五块牌子,白底黑字“黑商欺骗业主”,“黑商阻拦业委会”“街道办为民做主”等等内容。梅艳华笑嘻嘻说,明天谁跟我去街道办等他们上班,老娘可不怕。

这事不知道风声如何走漏。徐主任当然就给王晓能电话,让他们再等三天,他已经给开发商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他们再不配合提交数据,我们就按照你们提交的数据来投票。如果开发商找麻烦,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

牛哥觉得徐主任这个方案可以接受,估计这开发商惹怒了徐主任。这些都是我们争取过来的。

三天之后,牛哥和王晓能核算小区开发商和业主共有的面积,竟然远远高过第一次物业给的数据。两人一致决定使用第一次的数据来投票:这个锅也该由物业来背了,与我们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