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的暴雨都是不可抗力

联合法讯2019-06-30 21:22:55


受连续强暴雨影响,集装箱堆场积水严重,17个集装箱内的麦芽遭遇水损。保险公司赔偿货主损失后,向堆场公司代位求偿,堆场公司以强暴雨系不可抗力为由进行抗辩。上海海事法院对这起港口作业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堆场公司赔偿原告保险公司人民币41万余元及利息损失。日前,该案经二审法院审理维持原判。

涉案货物在堆场被淹


2015年7月,保险公司承保的一批麦芽由被保险人江苏农垦麦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垦公司)委托物流公司从江苏射阳运至福建莆田。物流公司接受委托后将34个集装箱的麦芽陆续运至江苏大丰港集装箱堆场,等待装船出运。

不料,货物在集装箱堆场存放期间,连续遭受强降雨影响,整个堆场内围墙周边积水严重,致使底层集装箱底部完全浸泡水中。

保险公司接到货损通知后立即委托公估公司调查检验,确定17个集装箱内货物在港口堆场待运期间发生了水湿货损,箱内货物有结块、霉变现象。水湿事故造成农垦公司麦芽烘干费、装车费、运费、麦芽市场价格损失、麦芽烘干后品质折损等合计人民币41万余元。保险公司依保单约定向农垦公司进行了理赔。

暴雨是否属于不可抗力?


保险公司以涉案货损发生于堆场公司掌管期间,应当由堆场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为由,将堆场公司诉至上海海事法院。

原告保险公司诉称,根据降水量等级国家标准(GB/T 28592-2012),涉案货物在被告堆场堆存期间的降雨量,未达到不可抗力的程度;被告存在下水道疏于维护、排水不畅、雨后堆场内围墙周边积水严重的情形,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堆场公司辩称,其与原告之间并无合同关系,货物在堆场公司处堆存并未向保险公司收取费用,故原告要求其承担货损赔偿责任缺乏法律依据;涉案水湿事故的原因系遭遇连续暴雨恶劣天气,属于不可抗力,即使负有赔偿责任也依法可予免责。

堆场公司应承担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气象局出具的《气象证明》反映,涉案货物在堆存期间的降雨量,在降水等级划分上仅处于中等略偏上的水平,远未达到极端恶劣天气的程度。对于这种降雨现象,被告堆场公司作为专门的港口经营单位,应当具有一定的认知度和预见力;在降雨前或出现降雨积水时,被告堆场公司有能力采取将集装箱垫高或转移至地势相对较高处等措施以避免浸泡,故涉案事故并非完全不可预见、损失也并非完全不能避免,不属于不可抗力。此外,法院经审理查明,堆场围墙处下水道破损、堵塞严重,个别下水道连接处淤泥大量堆积,积水退去后下水道内仍有大量积水,反映出被告堆场公司对货物的受损存在过错。

法院同时认为,原告保险公司进行理赔后取得代位求偿权,向被告堆场公司主张权利并无不妥,也不以原、被告之间是否具有合同关系以及是否支付费用为要件。根据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被告堆场公司在经营管理集装箱堆场的过程中存在过错,应承担赔偿损失的责任。

据此,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支持了原告保险公司的诉请。被告堆场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维持了原判决。

上述内容转载自:浦江天平

除了仓储保管合同,在实践中运输合同、买卖合同、加工承揽合同等均可能涉及到不可抗力的情况。

《合同法》第117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
本法所称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在通常情况下,暴雨能够通过科学手段进行预测,所带来的损害后果也能够通过人为干预进行避免和减低,因此即使根据降水量等级国家标准(GB/T 28592-2012)认定为暴雨或更高等级,法律上并不当然认定为不可抗力。

那么何种暴雨能够认定为不可抗力呢?

“不能预见”:通常认为在常年降水不充沛的地区突发异常极端的气候活动导致短时强降雨,此类气象活动由于突发且为高强度短时气象活动,通过目前的科学技术和往年同期数据都无法实现预测,符合不可抗力中“不能预见”的条件。

“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即负有运输、仓储、保管等义务的合同当事方应当保证其具有行业规范标准对于极端天气所要求的的防范尺度,同时对于标的物可能遭受因极端天气带来的损失时,当事方应当具有及时防止损害发生或扩大的义务。例如,地下停车场管理方应当根据抗震防洪相关标准保证场地具有对抗类似自然灾害的能力,同时在灾难发生时采取相应措施防止损害后果的发生或扩大。只有在此情况下仍然造成的损失,当事方才能够主张损害后果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进而主张因不可抗力而免责。

由此可知,“不可抗力”在司法实务过程中认定标准较为严苛。只有在双方当事人均勤勉忠诚地完成约定的合同义务时,因遭遇不能预见的客观原因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当事人才能援引不可抗力作为免责事由。


往期回顾

联合法讯,感谢有你

实测|这是查询个人征信的唯一官方渠道

原创|关于宝马案一审判决的律师看法

原创|莫焕晶为什么必须死?

法官竟是最佳的情感导师

原创|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旅途中的套路

实务|执行局是纸老虎?

原创| 无人驾驶,谁来担责?


深度| 小马如何奔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