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和爱都是不可抗力

臭氧发声器2019-06-02 19:41:10


爱来爱去爱不到

才是人生常态



我最近在想所有情绪里面沮丧是不是最容易传染了,就像幼儿园里只要有一个熊孩子开始哭,那么其他熊孩子都会相继哭起来一样,你看我们小时候怎么这么有共情能力,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痛苦。但是越长大好像就越冷漠,因为我们有了各自不同的痛苦,就很难有感同身受哭成一片的时候了。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作者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问过他一个问题,说你觉得一个人全身上下呢最重要的部位是哪里。从小到大,作者从心肝脾肺肾猜到眼睛耳朵,最后在作者的祖父去世的时候,他的母亲又问了他这个问题。然后告诉他答案,人最重要的部位是肩膀,因为肩膀是最容易感受到对方痛苦的部位。他的母亲希望他能一直做一个能感受到对方的痛苦,并不吝啬将肩膀借给对方靠一靠的人。

又想到小时候看智慧背囊吧,时间太久我已经记不得故事的主人公是谁,文章说的是得知好朋友晚年丧女,主人公夫妇虽然也年迈行动不便,但依然坚持从很远的地方风尘仆仆赶到好朋友的身边,但什么都没问只是陪他坐了一下午。作者在文章的最后说,他对好朋友的定义是当你的人生溃不成军的时候,愿意陪你坐一坐的人。所以当我们还有愿意陪我们坐一坐的朋友,事情就不算太糟。

 

我的老朋友最近经历了一些沮丧的事,可能加上又是嘴硬的死摩羯的缘故,把自己为难得过分。大概实在是差点把自己给憋死吧,他发消息问我说能不能陪我聊会天。看到他的第一眼,他笑得就苦到我想去买一罐彩虹糖塞他嘴里。絮絮叨叨从喝酒到喝茶聊了一整天,看着这家伙几次红了眼眶又憋回去,弹个吉他还差点把我招惹哭。看着他那么难过,好像明白了深情者大多都赧于说爱,似乎也明白了黏黏虫。

前阵子我实在是太沮丧了,经历了很多沮丧的事。但我的沮丧都是懒洋洋的,不想说了也不想哭了,七情六欲食欲最凶猛。可能你不在,也没人一句话就能说到我掉眼泪了,还记得之前问你怎么说什么都你都能接到梗呀是不是因为你就是耿,你说哪有什么心有灵犀的默契玄学,只不过是因为一个愿意说一个愿意懂。

 

在《Call Me by Your Name》里elio父亲说,我不羡慕痛苦本身,但我羡慕你还会痛。我想当我们吝啬去哭去疼去琢磨痛苦的意义,停止去失眠去酗酒去反复爱还是不爱,生活也会变得乏善可陈。毕竟那种只要得到喜欢的人一丁点的回应就能满血复活的神奇效应,就像饿的时候全世界只有一个烦恼一样。就像elio父亲说,为了让自己没有感觉而不去感觉,这多浪费啊,别让这些痛苦消失,也别丧失你感受到的快乐。

又想到陈奕迅唱

有人让你睡不着 还能为某人燃烧/

我亲爱的 这样浪漫的煎熬

不是想要就能要

别炫耀

 

想把这句话说给我的老朋友,但他肯定说我太矫情。他这家伙还是忍不住去挽回前女友了,果然作死有人疼,希望他能得偿所愿吧。你在就好了,你一定会陪我看完这部电影,听我絮絮叨叨像以前一样。

 

昨天不可撤销解散了,单曲循环了一晚上,我还没来得及看一次现场呢,很想和你看一次现场,可惜没有你也没有乐队。乐队解散了才觉得越听越好听,就像人都离散了只记得好的点点滴滴一样的无力。看到一个最近受了情伤的小姑娘,最近发的动态,就觉得好心疼,实在是太难过了。可能因为牵涉其中,完整地听了故事,可能自己的经历也相似的。


垃圾死渣男是很可恨,但是狠话说得多狠,就有多伤心。爱和恨不过是正反面,心中无比渴望爱的存在才会走向恨的极端,当恨没痕迹,爱才寡淡无言。憎恨还有如此大的戾气,喜欢自然也没有翻篇。

说祝愿的时候,时常喜欢说,一生努力一生被爱。但我们清楚明白,是一生孤独一生想爱。今天又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朋友圈,还是找不到你的蛛丝马迹,突然有点失落,距离互删退圈大概有两年了,那就感恩有你吧。



聚散有时

少女前进吧



这里是臭氧发声器


今天讲故事的是:T

微博@没耐心的尼尼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