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沉寂 不可抗力

听包子说2019-05-07 07:35:00




刺桐花开 呼唤着风 暴风雨来
刺桐花乱 呼唤着风 暴风雨来
复的悲伤如同过岛的波浪
在甘蔗林中与你相遇
又在甘蔗下和你永别
岛歌啊 乘着风 和鸟一起飞过海
岛歌啊 乘着风 把我的泪也带走


听日本民谣《岛呗》,从耳朵开始,漫延至皮肤里,心间上,骨髓中的薄凉与战栗,我迷恋这种感觉。不可抗力。


我变成一只没有任何保护壳的软绵虫子,以我血肉爬行在民谣的歌中,跌宕的旋律,起伏的声线快把我窒息,我受着歌中所有的爱恨曲折,眼中含泪,身体流血,柔软的身躯明明承受不住,却舍不得甜美的折磨,还要感受更多承受更多。


那是人类对情感的本能渴望,饥渴,不可挽回。人类这种动物,在追随情感和温暖的路上是个中翘楚,不撞南墙终不回,也不知批为贪婪好,还是赞为固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