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意外

唯美ai情2019-06-10 12:59:06


    宋眠眠愣神之际,已经不见了宋沙沙和纪恒的身影。她四处张望,在超市里走来走去,终于在海鲜区看到了宋沙沙和纪恒。

    宋沙沙穿着一条米白色的长裙,长发高高地挽起,露出了光洁的脖子,脖子上挂着一条闪亮晶莹的项链,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宋沙沙怎么可能有钱买项链?宋眠眠的心一紧,心里的猜测越发地清晰了。

    宋沙沙亲热地挽着纪恒的手,正一脸认真地研究着眼前的海鲜。

    “沙沙,别看了,我可不舍得你这嫩嫩的手指去做那些粗俗的家务。我们在外面吃就好了。”纪恒温柔地开口,双眼撩拨地盯着宋沙沙,“我的女人就应该是享福的。”

    宋沙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甜蜜地笑了,“今天是你生日嘛,我要亲手为你做菜的。纪恒,为了你,我都愿意呢。”

    俩人你侬我侬地打情骂俏。

    “沙沙。”宋眠眠脸色阴沉,上前拦在了宋沙沙的面前。

    “原来宋眠眠你也在这里啊,真巧。”纪恒呵呵地一笑,眼里意味深沉。

    “你怎么在这里?”宋沙沙脸上的甜蜜一收,看到宋眠眠,立即沉了下来,冷冷地盯着她,眼底带着厌弃和不耐。

    “我有事要和你说。”宋眠眠上前拉住宋沙沙的手,看也不看纪恒一眼。

    宋沙沙皱眉,满脸的不情愿。

    纪恒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去吧,你亲姐要和你谈话呢,我在那边等你。”

    宋眠眠冷冷地瞪着纪恒,“纪恒,你敢当着我的面占我妹妹便宜?”

    “占便宜?”纪恒眉眼一挑,“我和沙沙是恋爱关系,有什么占便宜可言?”

    宋眠眠气得肺都快炸了,纪恒不久前还说喜欢她,追求她,最后就变成了吊儿郎当、轻浮无比的调戏了。

    这个男人,游戏花丛间,一点也不靠谱,居然敢欺骗宋沙沙!

    打死她也不相信,纪恒会在几天的时间,就开始喜欢上宋沙沙。

    宋沙沙和纪恒认识肯定没多久,可是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自己都生活得一塌糊涂。”宋沙沙冷冷地怼宋眠眠,眼里带着不耐和不屑。

    宋眠眠气得脸都红了,她冷冷地盯着宋沙沙,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发怒。

    “沙沙,你知道纪恒是什么样的人吗?”宋眠眠盯着宋沙沙的眸子,“在不久前,纪恒来找我,说要替代翁翌和我在一起。”

    纪恒的那些话,宋眠眠都不好意思转述,只能胡乱地总结一下,“他就是那种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在花丛间游戏,但是从来不拿出真心。而且品行不端,对女孩子更没有任何的尊重可言。你不能因为他长得像翁翌,就和他在一起……”

    “够了!”宋沙沙不耐烦地断喝,“我喜欢谁不用你管,纪恒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他在我的眼里很完美,我不会因为你的故意抹黑就放弃他。宋眠眠,你心里是在嫉妒我吧?嫉妒我拥有他的爱?”

    宋眠眠气得噎住,说不出话来。

    “沙沙,你要是不是我妹妹,我才不会管你。你们才认识几天,就有爱意?”宋眠眠深吸了一口气,“你不能因为他长得像翁翌,你就和他在一起。真正的爱不是这样的。纪恒的人品不行,你和他在一起,会受伤害的,你怎么就不明白?”

    “呵呵……”宋沙沙嘲讽地冷笑一声,“姐,我的事情真的不用你管,我已经成年了,我能分辨是非好坏。以后你别再打着为我好的幌子烦我了。就这样,再见。”

    宋眠眠脸色难看地望着宋沙沙潇洒离去的背影,心里生起一丝无力感。

    她的妹妹根本就不会听她的,她劝说再多,只能惹来反效果。

    因为翁翌,她和宋沙沙的关系越来越恶劣,渐行渐远,或许是她做人太失败了,不但妹妹变成这样,翁翌死了,和霍天泽的关系也止步于前,现在她还得了个宫外孕?

    是啊,她有什么资格去管宋沙沙,她自己都管不过来。

    宋眠眠颓然地转身,随便买了一点菜,便出了超市。

    回到家,即使兴致不高,宋眠眠还是硬撑着做了一桌菜,因为这是给宋天承吃的。只是在家里,左等右等,并没有等到宋天承回来。

    宋天承是去念书,宋眠眠并没有给宋天承配手机,而是把他的手机扣押了下来,现在宋眠眠才开始后悔了,不该没收手机的,不然现在不至于在家里担心。

    或许宋天承并没有打算回来,毕竟才刚入学一天,很多学生都选择在学校渡过周末。

    宋眠眠看着一大桌子的菜,只能自己默默地吃饭。

    饭吃完,宋眠眠便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您好,您是宋天承的姐姐吗?”

    “您是……”宋眠眠听到这陌生的声音,一时提高了警惕。

    “我这里是市一医院,你弟弟受伤住院了,请立即来医院办理相关住院手续。”宋眠眠的脑袋轰地一下,立即像被炸到了一般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我弟弟怎么了?”

    “受伤很严重,请你立即过来……”

    宋眠眠急得连鞋子都忘记了穿,直接一双拖鞋,捞起一旁的包包就往外面冲。

    一路急赶去医院,她的身上都是冷汗淋漓,心脏跳得飞快。

    受伤住院?还是重伤?弟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她原以为这段时间发生的祸事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一出又是一出,这祸事什么时候能停止?

    宋眠眠的身体有些虚软,觉得自己力气不支,但是她不能倒下,宋天承还在医院等着她去救命。

    “司机,麻烦您再开快点,我弟弟在医院,现在正等我过去签字做手术,人命关天啊……司机大叔,求求您了……”宋眠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司机。

    “不能再快了,超速后果很严重,而且我也得保证安全啊。”司机大叔一脸的为难,“这是极限了,你别急,在医院肯定不会有事的。”

    “那是我弟,不是你弟,你当然不急,大叔,你要多少钱,我可以多给你一些,就算是违章罚钱,我都替你交。”宋眠眠急得上火。差点没急得掉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