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抗力

天鸿读书倶乐部2019-06-25 18:08:14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 )


一,


看合同时,看到“不可抗力”的段落,总觉得很有趣。(如遇到不可抗力,合同可以不执行,巴拉巴拉。)尤其是英文里,在种种天灾外,还会加上一条“act of God”(神迹)。


美国是新教国家,但现在年轻人中信教的越来越少。所以《合同法》课上,有人就举手问教授:“什么叫act of God啊?你怎么定义呢?以前有过什么案例判定什么情况算act of God么?”教授很平静地说:“没有。”


日常生活中,科技日新月异,我们开山填海,揽月延年。广告里都在说“我想”“我要”,一个“人”字貌似可以写得顶天立地。但这几周,看到中国南方的台风带来的灾害,看到休斯顿的大洪灾,看到南亚洪灾死亡过一千人,忽然明白:什么是不可抗力。


天地广袤,岁月深邃,人类真的太渺小。有时候会惊觉:我们和几千年前匍匐在地上叩求神恩赐的先民,并没有什么区别。在巨大的自然力量面前,我手上拿的是iphone 8还是陶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二,


前段时间回国,见了好多同学。


同学少年多不贱,本科毕业十年出头了,大家都混得挺好。 当律师的升了合伙人,当医生的升了主治,在外企的有总监头衔,在国企的也手握点权,自己创业的风生水起。搞得我这个从农村回去的心里痒痒:到底错过了多少花花世界和锦绣前程啊。


当然人家的前程并不是从天上刮风刮下来的。合伙人同学说:我当时毕业刚刚工作,每天早上进了电梯,我的胃就开始痛,进所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厕所里吐一次。每天都不想上班,想到要上班都焦虑得不行。


十几年慢慢熬,要等到终于熬出头了,才能把往事当笑话一样说给别人听。


外企的总监同学也一样励志。我依稀还记得当年毕业,她一开始找工作不顺利,对着我一字一顿说:要是找不到一份四千块以上的工作,我就从东方明珠上跳下去。后来第一份工作找了月薪六千。


当年还没毕业一起实习时,我和她畅想未来:哎呀,以后要是能年薪二十万就好了,哎呀,再找个挣三十万的老公,两个人加起来都上五十万了,好富啊。意外打听到经理工资一个月两三万,就很没见识地一起碎嘴:哎呀,那么多钱,该怎么花呀?


当年是当年。两百万能买一套上海的房,投行、咨询、外企500强是所有毕业生的梦想归宿。像亦舒女郎那样打扮时髦,走进南京西路的甲级写字楼,下午买杯星巴克咖啡,高跟鞋“噔噔蹬”,这才最最意气风发。


当时,创业在我们眼里跟跑单帮做小生意差不多,想都没想过。但还有更丢脸的——哎呀,你竟然去了民企!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你找工作这么不顺利啊?


现在,南京西路还是时髦女郎的圣地,但你在那上班?一看就没花头啊。朋友的老公是投资人,看到创业者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办公室在哪里?租在市中心高级写字楼?傻X,不投。


上海现在动不动大几百万上千万的房价,外企的工资还跟十年前差不多。毕业生进了投行咨询又怎么样?Global pay又怎么样?当然要指望着创业才能一夜暴富啦!阿里的最牛前台好几亿身价呢。


外企总监同学说:现在外企出来的都很焦虑。


真的是焦虑啊。年薪过了百万又怎么样?你明明看到时代的潮流已经转向了,所有的光都慢慢从你身上挪走了。可自己还能不能跟上呢?


三,


中年人拿保温杯其实没什么可值得嘲笑的。拿保温杯,和在朋友圈里po全世界跑马拉松的照片,本质上是一回事。


不知道哪里看到——健身是中产的新宗教。深以为然。


因为亚健康,被老公逼着报了个健身房的会员。今天早上第一天跟着去跳操,累成狗啊!真的趴在地上不想起来了。教练在上面喊:Hey, you! Don't give up on yourself!(嗨,说的就是你!不要放弃自己!)


你看,简直是标准宗教用语。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神会永远张开怀抱拥抱你。


二十岁出头时候,减肥减起来像神经病,纯饿,饿到月经不调也没事;暴饮暴食起来又像神经病——主要是没钱,必须把自助餐费都吃回来。整宿整宿地通宵唱歌,一群人神经病一样嘻嘻哈哈哈哭哭笑笑。


现在呢?一见面吃饭,哎呀,这个热量多少?卡路里高不高?哦,这个我不吃,去年体检出来血脂有点问题。那个我也不吃,之前怀孕的时候有孕期糖尿病,现在血糖还在控制呢。


你不懂,哈佛最新的研究,吃一点脂肪是好的。真的么?我看到另外一份报告,说糖是最毒的,但是呢,吃代糖还是直接吃糖好。


朋友里学中医的越来越多,搞得我去年开车把《黄帝内经》听了两遍。


你瞧,怪不得都说中年焦虑——上有老下有小,事业眼见到了平台期,维持风光维持得心力交瘁,身体指标却东边一个窟窿西边一个窟窿。“


所以啊,我们都赶紧鼓捣自己的身体,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假装这样,我们就能阻止时光流逝,掌控自己的生活了。


于是有的人在保温杯里泡起了枸杞,有的人无休无止地在健身房流汗。但真的可以阻止什么么?大家自己开心就好了。


四,


几年前我特别焦虑,导致我一有困惑,就去找大师看八字。“大师大师,你说我今年能不能找到工作啊?”但大师只能安慰我两三个月,我就又摒不牢又去找人看星盘了。


“你吧,事业肯定是会有的。”


“哦哦哦,”我很开心。


“而且你对自己的事业一直很有信心,莫名其妙有信心,大概是上辈子留下的记忆。”


Wait a minute;ちょっと待って;请等一下

——上辈子?


“对啊,你要是真的信命运,就必须是有神论啊。”


哎哟喂,所以不可抗的命运,就是act of God么?


容我再纠结一下。



虎皮妈,曾经的全职妈妈,现在美国法学院的高龄学生。个人公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主营小说,副营教育情感八卦法学院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