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不可抗力违约的并不一定免除全部责任,仍应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和过错程度确定责任.

公司法与合同法解读2019-04-29 11:30:54

转载须在文首醒目注明作者和来源

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


案情简介

案件来源:北大法宝网,(2017)沪01民终9320号民事判决。

案情简介:2016年1月11日,乙公司、甲公司签订《设备租赁合同》一份,约定甲公司向乙公司租赁高空作业车1台。2016年6月30日至7月21日,涉案作业车作业工地所在地区发生多轮强降雨。自2016年7月19日上午起至次日,当地水文局多次做出暴雨、洪水警报。7月20日,当地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雨区人畜转移工作的命令,要求于当晚20:00时前迅速组织做好人畜转移工作。

2016年7月20日晚7、8时许,甲公司向乙公司告知高空作业车需要撤离。2016年7月21日凌晨,河坝溃堤,涉案工地全部被淹,作业车被浸泡,导致严重受损。

另查明,当地市水利局网站显示,自2016年7月1日至同月20日,该市每日发布汛情通报。当地市政府网站显示,自2016年7月1日至7月20日期间该市曾发布暴雨预警和洪水预警十余次,内载“中小河流洪水气象风险等级较高”等内容,其中防御指南载有“暂停户外作业”“处于危险地带的单位应当停业”等内容。

一审中证人于某陈述,2016年7月20日下午4点其接到报修,在前往工地的途中,才听说泄洪的事情。到达现场是7点,用了半小时将设备修好;证人询问为何不早点通知将设备拖走,甲公司称路已经在封闭;证人询问为何泄洪了还要维修,甲公司称还要用的。

甲公司于2016年7月26日向乙公司出具的《关于我司所租赁工程车的情况告知》和2016年8月31日出具的《联系函》中均载明,2016年7月2日曾有水灾预警,甲公司曾通知终止租赁合同并通知设备撤场,后洪水并未决堤,未造成损失。2016年7月20日上午8点,因设备故障不能启动,甲公司通知维修并通知于2016年7月25日终止租赁合同,安排拖车;下午约6点甲公司收到当地政府通知,因晚上8点半上游洪峰达到,存在水灾危险,所有施工人员需撤离;维修人员约7点达到现场,维修完毕,由于时间短暂,甲公司采取必要措施后撤离。

甲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事实确认书”中称,2016年7月20日晚8点接到撤场通知后,甲公司在两个小时之内,及时且迅速地将甲公司的施工设备设施撤离了涉案工地现场,故工地中除乙公司的设备设施之外,再无其他设备设施。

《维修记录单》显示涉案作业车于2016年9月15日至2017年3月16日处于维修期间。

乙公司诉请:1、甲公司支付2016年7月22日至2016年7月24日租金2,400元;2、甲公司支付2016年7月25日至2017年3月7日的租金损失178,400元。

判决结果:一审法院于2017年4月14日作出判决:一、甲公司应支付乙公司租赁费2,400元;二、驳回乙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主文第一项;撤销一审判决主文第二项,改判被上诉人甲公司赔偿乙公司租金损失7万元;四、驳回乙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案情分析

关于甲公司是否应承担2016年7月25日之后的租金损失,一审法院认为,洪水决堤显然属于不可抗力。至于甲公司是否应当预计到洪水发生并提早作出安排,首先,连日暴雨并不必然导致洪水决堤。洪水黄色预警是19日下午才作出的。其次,当地政府的撤离通知是7月20日当日作出的,乙公司证人也证实,其在前往工地的途中,才听说泄洪的事情,在行政机关尚不能预见到洪水发生前,要求企业预见到并及时采取措施,显然超过了甲公司可预见的合理范围。其三,甲公司在20日当日晚即通知了乙公司,并未有延迟,且根据证人证言下午起道路已经封闭,事实上设备已经无法转移。综上,一审法院认为,涉案设备被淹因不可抗力导致,甲公司对此不能合理预见更无过错,不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汛情通报和气象预警并不能准确预报洪水发生的时间、地点或影响范围。从双方确认的2016年7月2日曾接到人员财产转移通知但之后洪水决堤并未发生的情况来看,洪水的发生并不能够被准确预测,洪水决堤应属于不可抗力。

但即便设备损坏系由不可抗力造成,甲公司仍不能全部免除赔偿责任,理由如下。1、洪水虽不能被准确预知但能被预警,甲公司应承担合理注意义务。在目前气象预报水平下,洪水、海浪、台风等自然灾害并不属于完全不能预见的情况,仅是不能准确预见。本案中,市水利局在洪水发生前一个月的时间内多次作出汛情通报、暴雨预警和洪水预警,其中载明“中小河流洪水气象风险等级较高”,防御指南中亦多次提及“暂停户外作业”“处于危险地带的单位应当停业”等内容。从2016年7月2日甲公司的处置中亦可以看出,甲公司理应知晓暴雨导致洪水发生的可能性,也有能力做到采取适当措施尽量避免暴雨、洪水造成的损害。2、在连降暴雨且政府已发布暴雨和洪水预警的情况下,甲公司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未能采取必要措施尽量避免租赁物受损的情况发生。从《关于我司所租赁工程车的情况告知》《联系函》以及证人陈述中可见,甲公司不但在联系设备维修前未通知撤场事宜,而且在已接到政府撤离通知、设备维修之后仍在继续使用,未及时通知撤场事宜。从甲公司在二审中确认的事实可见,甲公司的施工设备均已撤场,工地中仅有乙公司的设备,亦未采取将设备停于高处等必要措施。因此,甲公司难谓已尽善良管理人的职责。3、甲公司主张已于2016年7月20日晚8时通知撤场,设备被淹系乙公司懈怠撤场所致。乙公司则认为并未收到撤场通知。对此,在案证据显示甲公司系下午6时接到当地政府的撤离通知,故即便按照甲公司所称已于当晚8时通知撤场,甲公司的撤场通知已经有所延误。此外根据证人证言,当晚设备实际已无法转移。因此,甲公司所称系因乙公司怠于撤场而导致设备被淹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本院认为本案中甲公司不能因洪水导致设备被淹而完全免除其应当承担的保管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承租人应当妥善保管租赁物,因保管不善造成租赁物毁损、灭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设备因遭受水淹致维修,在维修期间无法使用或收益,造成乙公司的租金损失,甲公司应当就此承担赔偿责任。综合本案中设备受损的原因、设备的维修时长以及合理维修期间对乙公司租金收益的影响等因素,本院酌定甲公司赔偿乙公司损失7万元。

提示:不可抗力包括自然灾害、社会异常事件(战争、罢工等)。因不可抗力导致违约,违约方主观上是没有过错的,一般可以免责。但审判实践中还是应根据违约方的合理注意义务、不可抗力发生前后是否采取必要措施、不可抗力的影响程度等因素,确定违约方的具体责任。

合同违约方以不可抗力主张免责至少应符合以下条件:1、导致违约的原因是不可抗力,即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2、违约和不可抗力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违约是由不可抗力导致;3、违约方主观上无过错;4、发生不可抗力前未迟延履行合同;5、法律未另有规定。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