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外室同进产房,突发意外他选择……

秋辞书殿2019-05-20 16:18:51

第一章 初次相见

夏季,炎热是永恒的主题。晴空万里,瓦蓝瓦蓝的天空上却是没有半点白云的影子。

太阳把地面烤的滚烫,西南风刮过,从地面上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的。早已不堪炙烤的山林中,隐约可见有个人影在缓慢移动着。

找了个比较阴凉的地方将背篓放下,苏锦揉了揉已经走了将近三个时辰的双腿,随意找了块青石板就坐了上去,真的,累啊。

上次宁千寻一句话就把自己从辰轩支到了南诏,只是为了南诏似是新研究出了一种观赏花,要苏锦去南诏将这花的种子带回来。于是苏锦本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便什么也没说的就去了。

南诏与辰轩之间还隔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南湖,这一去山高水远的,来回用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好不容易将南诏这新研究出的花种子带回了辰轩,带回府里给了宁千寻,宁千寻却是淡淡的笑了笑,只说了一句:“锦儿辛苦了,这种子已是有人给我带回来了,喏,就在那养着呢。”说着还指了指那摆在了桌子上的花盆。

苏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不辛苦。那锦儿就先回去了。”说着便退了下去,当时苏锦那个心情啊。真的是说点啥好。

就当是出去玩了一圈,苏锦依旧本着低调和平的原则,这样对自己说着。估计是看自己在府中休息的时间已经算是很多了,于是就在给自己找点别的活出来。

这算是秉承着府中不养闲人的信条么?可我算是闲人么?在这个世界,苏锦并不准备去争抢什么,做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二小姐就可以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威胁感,宁千寻怎么就总能看到自己呢?然后就是各种的义务“出差”。

就在昨晚,苏锦正准备睡觉之际,宁千寻忽然派来丫鬟传话,说是要她明天去连苍山采些药草回来,还特意点明:苏锦去,她放心。

宁千寻是相国府的当家主母,她的话对于目前的苏锦来说还不能直接无视掉。于是乎,天还没亮,苏锦就收拾收拾出发了。

这次去连苍山采药,苏锦并没有带上秋霜那个小丫头。在出门前小丫头还睡的香,采药这活计秋霜也分不出来什么,去了也是帮倒忙,就让她在这睡吧。

在厨房随意的找了点小吃,简单的收拾了下便出门了。

清晨的天气尚还算得上是凉爽,阳光洒在脸上,温暖的刚刚好。偶尔吹过的风,绕过发梢,带来丝丝的凉意。

坐着马车一路到了连苍山脚下,苏锦开始了采药之旅。

太阳一点点的爬了出来,温度也开始升温。

苏锦此时已是从山脚爬到了半山腰,一路爬山找草药却是收获的不多。

看了看才刚刚称得上满了小半的背篓,再看看这似是准备下火的太阳,苏锦也是无奈。还有大半没满,这要采到什么时候去?

再次舒展了下早已酸透的四肢,又在嘴角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苏锦再次向连苍山深处进发。不就是还剩下大半背篓吗?有什么难的?总是会采满的。

草血竭、白蟾、玉竹草…也不知道这些草药宁千寻是从哪打听来的。白蟾倒还好说些,再怎么说站着仔细些就能发现,那草血竭和玉竹草外形和普通的杂草就没什么分别,再加上又几乎都是和普通的杂草生长在一起,可是苦了苏锦了。

连苍山深处,苏锦就这么一株一株的找过去。这时候苏锦突然有些庆幸,也明白了宁千寻那句:她在,她便放心是什么意思。

还多亏了平日里自己没少去书房。要不是看了那么多医书,这些良药和杂草自己都不一定分的出来,她就更不放心其他人来了。

更何况,用其他人采药,她还要付工钱。自己要是弄错了药草,轻点的惩罚就是被责骂一顿,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会被扣掉这个月的月例,这个月就喝点清汤寡水的生活吧。

六月的天,本来就是闷热的,这会又到了正午,阳光的毒辣就更不用说了。没多久,苏锦就觉得自己有些头重脚轻。

还是要找个地方歇会先,苏锦决定。不然一会在这晕过去的话可是不会有人将他送回相国府的,她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葬身在这荒郊野外的。

好不容易看到前面有个山洞,苏锦想也不想的就加快了脚步,尽管现在已经是嘴唇都快干裂了,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快到那个山东区,不管怎么样,她实在是不想在外面再多待哪怕一分钟了。

前脚刚进了山洞,苏锦忽然就发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山洞实在是太干净了,怎么好像是有人打理过的样子?难不成这山洞还有人住?

这念头刚升起来,就被苏锦给打了回去:谁会没事闲的跑来住山洞,好玩吗?是不是傻。不在想这山洞到底是不是有人住,苏锦迈步走了进去,顺手将背篓放了下来。

这山洞很大,苏锦想了想便向山洞的深处走去,毕竟这天太热,就算坐在洞口,没一会也能感觉到铺面的热浪。绕过那似是人为修整过的石壁,转过身,苏锦的脚步就再也移不动了。

编制的还算可以的草席上,此时一个男子正躺在上面,似是在假寐。

苏锦壮了壮胆子又向前走了几步,视线便再也移不开了。

精致绝伦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轮廓,斜飞英挺的剑眉,削薄轻抿的唇,无一不透露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冷峻。那在睡梦中还在微微紧簇的眉头,似是显示着这个男子睡的并不安稳。

一想到这,不知为何,苏锦忽然有种很想将眼前这男子的眉头抚平的冲动。或许是自己不希望看到这样俊美的男子会有着这种皱眉的动作吧。

素手才刚刚抬起来,那原本正在假寐的男子却是忽的睁开了双眼,一把将那抬起的手挡开,站起身,锐利的目光看向苏锦:“你是谁?”

第二章 冥冥注定

男子忽然睁开的双眼,闪过犀利的光芒,冷冽的声音响彻在这空阔的山洞中。

早在苏锦刚进这山洞之时,这男子便发现了她,不过想来她应该是无意间发现这山洞进来躲暑气的,便没什么动作。听到她脚步声转向了这边,也是没有什么动作。

可她这忽然间抬手,天知道她接下来会做出点什么,现在的他可没有多少的防御力。

苏锦此时却是和这男子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看着忽然起身的男子,只觉得这男子真的是太美了、太漂亮了、太妖孽了...

看着起身后的男子,立体的五官有如雕刻般精美,一条墨带随意的将黑发束了起来,高大却是丝毫不显得粗犷的修长身躯,整个人发出的都是不可抗拒的疏离感,却又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嗯…至少苏锦是这样。

“美,好漂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锦的眼中瞬间绽放朵朵鲜艳的桃花,丹唇轻启,无意识的将心中所想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

忽然听到自己的声音,苏锦正在满天飘荡的思绪也是被拉了回来。再一转头,便是对上了眼前男子看过来的额那哭笑不得的目光。

苏锦的脸腾的红了起来:真是的,怎么能说出来了呢,这多不好意思...

看着脸已红透的苏锦,男子无奈的摇摇头,看样子是自己多心了:自己在这养伤这么长时间都没人来,怎么可能在伤都快好了的时候,才派人来下黑手?就算派,那些人应该也不会派这么个小丫头来。对于那些人的智商,男子还是可以肯定的。

这应该是不知道哪家的大小姐偷跑了出来,想来连苍山欣赏欣赏景色,无意间发现了这里才对。毕竟这个样子的苏锦,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她不是第一次出门。自己不过是说了句话而已,这丫头的脸怎么就能红成这样。

苏锦此时却是无暇去关注男子在想些什么,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脸上的温度已经快赶上外面炎热的天气了。她现在只想赶紧的给红霞尚在的脸降降温。“那个…这里有泉水没有?”苏锦红着脸,声音呐呐的问道。

男子抬手指了指就再不远处的一条清泉,看到苏锦的这个样子,嘴角也是不自觉的挂上了淡淡的笑意。

要知道自己见过的绝色女子不知有多少,有成熟妩媚的,清纯可人的,还有故作娇羞的。对于这些或是送上门来的或是无可避免遇到的美女们,男子并不是那么感冒。他总是会在某个时候发现那隐藏在美貌与甜言蜜语之下的阴线,整天都在想的歪脑筋。

可对于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少女,男子在她的身上却是没有那种感觉。这个小丫头衣着简单朴实,然而不失低调的奢华。面料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江南那边盛产的蜀绣。作为辰轩为数不多的布料老大,蜀绣可不是一般的人家可以买的起的。所以男子猜这应该是偷跑出来的哪个世家小姐,

脸上似是有涂抹过什么,遮住了本来的面貌。对于别人可能不太看得出来,但对于男子来说,这些东西都是没什么作用的。看到自己时脸上忽然染上的红晕,近乎无意识的说出自己漂亮,男子看得出来这都是毫无做作的真实流露。男子只觉得这小丫头还挺可爱。

看到那条清澈的水流,连谢都还没来得及说,苏锦转身就奔了过去。之前在外面采了几个时辰的草药,早就是热的不行了,现在脸上又像火烧一样,苏锦只想赶紧的洗洗脸,清醒清醒。

再次回到刚才的地方,在脸上拍了好多水的苏锦此时已是将脸上的红霞淡了去。看着眼前眉眼间似乎都是笑意的男子,正想问问他怎么住在山洞,肚子却是忽然响了起来。

想来也是,早上没吃多少东西便出来采药,又走了这么久的山路,怎么可能不饿?

转头看了看这山洞,这里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东西,苏锦瘪着嘴,一脸委屈的看向男子:“饿了,怎么办?”

男子闻言也是一愣:这事是在问他?无声的笑了笑,以他的身份平日里谁敢这么对他说话,更何况还是用这种无辜又委屈的表情,这是想让他出去找吃的?

正想着拒绝她,那句“那就饿着吧”刚要说出口,却又对上了苏锦那有些委屈又满怀期待的眼神。不知为何心一软,话再出口就变成了:“我去找吃的。”

话音刚落,不尽苏锦惊讶了,男子自己也惊讶了,自己居然会答应下来去找吃的?再看看那因自己答应下而期待看着自己的苏锦,男子笑笑,出门寻吃的去了。

苏锦在洞口找了个位置,动手生起火来,这样他一会回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烤了。没多久,那男子便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两只野鸡。

看到苏锦已经生好火,他什么也没说,直接便处理上了刚打回来的野鸡。就在苏锦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烤肉的香气已经开始弥漫在山洞中了。

看着那渐渐变得金灿灿的烤鸡,苏锦瞬间崇拜起身边这个人了。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说声谢谢,回眸,却是看到了他手臂上一条长长的血痕,想来应该是被刮伤的。

默默起身,将刚采好不久的草血竭拿出来坐回到他身边,又从衣裳撕下一条布料,直接给他包扎起来。

他并没有动,看了看那正在认真给自己包扎的苏锦,心底也在奇怪,他似乎不怎么讨厌她的碰触呢。

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苏锦抬眸笑道:“这点小伤已经包扎上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看着她对自己包扎之后这么有成就感的笑容,他的嘴角也不自觉的扬了起来,将手中刚刚烤好的鸡腿递给了她,自己也拿了一个吃着。

这么单纯的生活,自己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感受过了?男子看着吃的一脸满足的苏锦,嘴角再次扬起了微微的弧度。

第三章 再会无期

原本在正在专心和眼前的烤肉作斗争的苏锦,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男子问道:“你是没地方住了吗?怎么住在山洞?难不成是来体验生活的?”

男子并没反应过来,体验生活是什么东西。抬头看到苏锦那张满是油腻的小脸,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起淡淡的弧度:这少女好像都不懂得要和陌生人保持距离的,自己烤的东西这世间敢这么吃的人,除了他们,也就只有她敢了吧?

“我现在没办法回去,需要解决掉留下来的尾巴,再说,那里现在应该也有着很多人不希望我能回去吧。”男子望着山洞外面,说道。

察觉到男子话语中那种无奈落寞,那种深深的孤寂感觉,苏锦的心竟然莫名的痛了下。

这么精致的美男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无意间流露出的孤寂竟然让我都感到心疼。苏锦看着男子俊朗的侧颜,嘴角挂着无奈的苦涩笑容,似是在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疲惫。

不想再看到眼前男子这样的状态,苏锦换了话题:“尾巴是什么东西?我能不能也帮忙解决?我可是很厉害的。”说着,一脸得意的看向男子。

男子转头,看着苏锦脸上的得意,忍不住笑了。就在苏锦快看呆的时候,他开口说道:“你呢,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深山里来?”

苏锦闻言,芊指指向了那还在洞口的背篓,说道:“昨天晚上姨娘忽然派人告诉我,要我今天来采药草,外面的天实在太热了,我想找个能歇息的地方,然后就一路边采药草,边找地方的走到这了。”

“就你一个人上山采药吗?你家里就这么放心没有让你多带几个人出来?”男子问道。他知道,这连苍山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经常有人不留神间就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秋霜年龄还小,我就不让她出来和我走山路了。其他的人嘛,也不听我的啊。”苏锦又咬下了一口喷香的烤肉,随意的说道。

话音刚落,两人周围忽的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平静。

将已经吃完的烤肉收拾干净,小小的休息一会,苏锦再次背起了背篓:“那个谁,谢谢你这顿烤肉了,我还要去接着采药,拜拜啦。”

刚要出去,又再次转头看向他,扬起个大大的笑脸:“要是还能再见的话,我亲自下厨回报你这顿美食。”

就在甘冈迈出山洞之时,身后却是忽然响起一个慵懒的声音:“我陪你去吧。”看着苏锦递过来询问的眼神,他笑笑:“要是没人帮你,采不够药草,你今天是不是还准备住在这山洞里啊。”之前他就看到,那背篓里的药草少的可怜。

“你不是还有事情吗?”

“没关系。”

多个人帮忙果然还是有很大的好处的,没一会,苏锦背篓里的药草就满了将近四分之三。看着那仍在低头寻着药草的男子,苏锦抻个懒腰,却是忽然看到有个人影正在向他们之前在的山洞飞快的前进着。

“那个人,是不是来找你的?”苏锦指了指那个正在飞速前进的人。

闻言,男子停下了正在找药草的动作。抬眼望去,果然是有人来了,这就是说,尾巴已经清理完了吧。

将食指与拇指弯成一个圈,放到唇边,吹出清脆的哨音。那人一听,转而奔着这边就过来了。

只见来人修长笔挺的身材,锋锐的眉眼,一身黑衣如墨,腰间别着一把宝剑,竟也算是个美男子。那刚到的黑衣男子看到自家主子衣服上明显的灰尘,表情瞬间惊住:“主子,你这是在?”

“帮她采药草。”男子淡笑说道。

此时黑衣男子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苏锦:“你是谁?”

“打酱油的。”苏锦无所谓的说道。

黑衣男子又要说什么却是被男子打断:“来找我是做什么?尾巴都清理掉了?”

“都清理掉了。现在参军们都要求要见主子,确定回朝的时间。”

男子闻言,沉吟了半晌,又看了看那不远处仍在找药草的苏锦,扬声说道:“天色也不早了,你采的药草也够多了,快些回去吧。这里入夜之后可是有狼群出没的。”

听到他的声音,苏锦想了想也是,现在她这身体可没有夜晚在山林生活的能力向男子挥了挥手,沿路下山了。

黑子男子听到主子这似乎是在关心刚才那个少女的话,下巴都快惊掉了。这还是他那个以冷血无情让人胆怯的主子吗?

待得苏锦的身影消失,男子笑了笑:“下次相见会亲自下厨么?还真是可以期待呢。?随后也带着黑衣男子转身离去了。

苏锦回到相国府的时候已是接近华灯初上。将采好收拾好的药草送到宁千寻的住处,宁千寻正准备去吃晚饭,看到刚回来的苏锦,眉眼间飞快的闪过一丝厌恶,还夹杂着些不知名的意味。脸上却是早早就摆出了熟络的笑脸:“锦儿回来了,真是辛苦了,快把药草放下,一起去吃晚饭,你爹也在等你呢。”

应了一声,苏锦将药草交给了宁千寻的丫鬟,便跟在她后面,向大厅走去。

此时的大厅,苏棠的面前正摆放着一张鎏金请柬。看着这张请柬,苏棠也是满脸的严肃,自从今日收到这请柬,苏棠的表情就没有轻松过。当初定下的墨奕凡与苏锦的婚礼,时间可就要到了啊。

正在想着要怎么和苏锦说的时候,宁千寻已是带着苏锦到了大厅。

看了看只有一个人的大厅,宁千寻问道:“老爷,莹儿还没回来么?这丫头也不知道跑哪玩去了,等她回来我得好好说说她。”

“不用了,莹儿也不是小孩子了,想去哪她心里都有数。”苏棠抬头看了看宁千寻说道。视线又落在了苏锦的身上,却又不知要怎么开口了。

苏锦看出苏棠的犹豫,开口道:“爹可是有什么事要对女儿说?”

“锦儿,准备准备,几天后,你要出嫁了。”

第四章 婚礼前夕

皎洁的月光洒下细碎的清凉,时而有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飞过,忽明忽暗。

偶尔吹过的夜风,轻轻的绕过发梢。望着窗外的明月,独坐的人儿微不可察的轻叹一声:明天就要出嫁了,那个人,怕是再也不会见到了吧。

就在几天前的那个夜晚,得知了自己要出嫁之时,苏锦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张在山洞中见到过的面庞。

她还记得他的笑容,他的相貌,为自己烤肉时,自己为他处理伤口时,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温柔。

她还记得当她听出他话语中那深深的孤寂无奈之时,心底那种莫名的疼痛。她也记得她说过:要是下次还可以再见的话,她会亲自下厨回报他的烤肉。

望着天上的明月,苏锦悠悠一叹,那个男人,那个竟然可以影响到自己心境的男人,应该没有机会能再见了吧。

“明天就是小姐大喜的日子,小姐现在怎么再叹气呢?”秋霜将手中的相思琴放下,刚好听到苏锦那声叹气,关切道。

素手拂过琴弦,袅袅的琴音响起。听不出即将出阁的喜悦,却是有着些淡淡的悲戚。

抬眸看到秋霜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无力的笑了笑,“我累了,回去休息吧。”

将脸上的妆容卸下,看着镜子映出的容颜:眉清目秀,双眉修长若画,双眸闪烁似星,凝眸流转,顾盼生辉,撩人心怀。不施粉黛,自有一翻天然去雕饰的清新。

看着镜中的佳人,秋霜不满的嘀咕着:“真是的,小姐你经常把容貌遮下去,到底为了什么啊?要不是小姐把自己打扮的那么平凡,咱们辰国第一美女哪轮得到那个苏莹?”

听着秋霜在那小声的抱怨,苏锦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了微小的弧度:“你呀,这话要是让别人听了去,少不了又要挨顿板子。”

想起前几天被打成重伤的那些人,秋霜顿时后怕了起来,却还是说道:“这不是只有小姐在嘛。”

看着小丫头一脸讨好的看着自己,苏锦忍不住又笑了。秋霜从进入府中的第一天就跟着自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却总是会变着法的逗自己开心。

再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真的是美的倾国倾城呢。

一夜无话。

那阁中之人却似是有些辗转难眠。

清晨的风总是带有着说不出的凉意,让睡意还没退下的人瞬间清醒了许多。

“小姐快些起来洗漱了。”又看了看昨夜便送过来的嫁衣,秋霜是真的替小姐高兴:“小姐今天就要嫁人了呢。”利落的替小姐绾了凤髻:“小姐看看这样子好不好看嘛。”

看着小丫头这么开心的忙活,苏锦笑着道,“不错,好看的很。”

“小姐怎么看起来兴致不高的样子?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小姐要多笑笑才好。”

苏锦唇边的笑意绽开,秋霜也是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嘛。现在的辰国哪个不知道奕王爷的名字,长的也是一表人才,又和小姐青梅竹马,小姐将来的生活一定幸福的很的。”

苏锦唇边的笑意略泛苦涩。

谁都知道今日将要成婚的苏锦与奕王爷是青梅竹马,自幼时就是形影不离一起长大。可又有谁知道,从五岁起,自己与他见面的次数就少之又少,唯一还记得的,就是那时的他对自己的在意,谁也不能及。

“好了,快帮我更衣吧,一会误了吉时谁也救不了你。”苏锦捎带警告的说道,不然还不知道这小丫头要说道什么时候。

太阳一点点的跃出地平线,这时的苏府已经是忙的不可开交了。相国的千金要出嫁,这可不是过家家,谁敢在这个时候偷懒?

只见府里的下人们在这一堆,在那一片。有的要布置婚礼现场,有的要准备宴请宾客,还有大堆的事情没有完成。

苏棠在大厅中看着下人们在眼前晃来晃去,只觉得莫名的烦躁。平常这些人干起活来都挺利索的,今天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呢?这都多长时间了,大厅还没准备好,再看看升的越来越高的太阳,时间就快到了。

苏棠仔细检查着大厅的装饰。这不检查还好,一检查苏棠又忍不住怒了起来:“那双喜怎么就剩一个了!那个喜呢?啊?!还不快去把备用的拿过来!”

成婚布置的喜堂,双喜寓意佳人连理结成双,这只剩下一个喜字算是怎么回事?这婚还没结呢就先吹了?

软酥酥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呦,相爷这是发火什么呢?今天可是锦儿出嫁的日子,发火可不好。”

看了看来人,苏棠明显将怒火压抑住了:“宁千寻,这就是你管的家?这就是你训出来的下人?”

宁千寻却是毫不在乎苏棠的怒意,掩嘴笑道:“不就是少了一半么,再拿个新的挂上不就好了。”随手指了一人:“快去找找。”

苏棠暴怒的声音随后响起:“还不快去!还有你们,一个个都给我仔细着点,要是耽误了正事,有你们受的。”

前院忙碌的热闹非凡,而此时的落雨轩却是显得清冷了许多。

苏锦正静静的坐着,一袭明亮艳丽的品红缨络霞帔,略施粉黛显得更加俏丽。看看这一身的火红,苏锦心底莫名的冒出个想法:若是嫁的男人是他,该有多好?

来迎亲的人没到,她也实在不想出去看外面那些人。对于这个相府,她并没有多大的归属感。小丫头秋霜说是要替她看看前院的情况,也出去了。

前院好不容易将所有的事情忙完,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看时间,苏棠苏相国也是急了起来:这都已经快要过了吉时了,迎亲的人怎么还没到?

倒了杯茶端给苏棠,宁千寻笑道,“老爷,来喝口茶清清火气,这吉时都到了人还没来,这亲可别结不成了才好。”

苏棠脸色一沉,正要开口训斥门外却是传来有些尖锐的声音:“圣旨到,相国府苏锦来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