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可抗力 (第177篇)

老池取舍2020-06-05 10:38:48

                          皆同受此力


             《攻关》

              

              叶剑英

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
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


叶帅的这首诗,第一次发表的时间,始见于1977年9月21日的《光明日报》上,一登见报,海内翻滚,惊呼隔闻,多重反应;


其实,这是他成于1962年的早作,而非当时发表时的新作,旧诗新说,意义非凡,尤其在高层,一样在基层,特别是在校园里;


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一见到这首诗,都拿来当着激励自己的座右铭,鞭策自己,标榜自己,奋力向前,勇于争先,积极上进;


或用于写作,或辅以成文;


领导也会用,报章经常用;


诗中的句子,几乎与毛诗并有之攻,世所罕见;


因为成了一品,没有第二人的诗篇,能与媲美;


相当长的时间,都是这样;


我们受到的影响,最大了;


所以说,大势影响力,人不可抗力,皆此受同力,皆受同此力。


77年,先取叶帅的旧诗发表,时间选在9月21日;


77年,恢复高考的统一消息,日期是10月21日;


78年1月,紧跟着,选在当年的全国第一文学期刊号上当作第一期、第一次发表了《哥德巴赫猜想》,给人以猜想,正在猜想;


78年4月,马上就,具以郭沫若之匠名所作的《科学的春天》,见诸报章的头条新闻,声势浩大,动效无比,果热烈,期可收;


78年5月,尤其是,经胡耀邦审阅定稿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又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在《光明日报》特别发表;


以上的多数的定风定向的“檄文”,都是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的,其首发之功,立下头功者,尽是《光明日报》,则不属偶然;


可见,当时舆论的影响力与号召力,之巨大,之无边,之角力,无所不敌;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


此番“小雅北山”的话,留韵留意,尽皆如此,永在作此,不谋者不知其果然。


不偏不移的受力,是好的受力;


不覆不倾的影响,是良的影响;


不扑不破的向心,是真的向心。


我们都在那个日月的底下,我们处在那个中心;


我们都是那个时代的骄子,我们同在那个班里;


所以,分班是大势,如同分七雄;


所以,分学是大潮,如似分三国;


所以,那个时候分出了“高低”;


所以,这个时候难分得“高差”;


所以,又回到了我们在分之前的态下;


所以,又回敬了我们不分学区,不分班别的世下;


为什么总是这样呢?


为什么老会这样呢?


因为我们长大了,长大了,就懂得了;


可是,懂得了今时,未必懂得了昨时;


所以,我们都要去面对无可奈何,都要;


所以,我们应学会面向无可奈何,不可能少了无可奈何,不会;


这就是生活……无可奈何……不会缺席……


(未完待续,明天再叙)



这张收据的开票日期,要早于前天那张晒出的票据时间,即是我读高一上学期时的交费单,收款人是刘飞老师,他是临时代替梁老师来收款的。

……

今天周末了,不多写别的,就献一首词上来,但与图文无关,词牌便是“踏莎行”,也叫“踏雪行”,还是一种故有的词牌。

因为很久了,很多人看我写的词都比较正高正大……今天,无所谓今天,偏就写一首很温婉情趣些的词句,让您欣赏,调换点口味,更换下思维,也会觉得是很不错的选择,呵呵,那当然:


        《踏莎行·就说爱情


旷远坡低,微深平长。

新枝干斜都多样。

心间满处向花开,欢处委树登高上。


我唱歌声,君听琴房。

天空颜色穿衣裳。

突出她来和金香,娇羞也看愁欢看。



坦言:没建写作团队,无雇水军阵容,否拟文题纲要,独自原创,独立成章,独个完成,脱稿就发了,不存在隔日,如有错别字,若有误标点,请予帮助,一定改正!


挚语:如果看了喜欢,请您给我点个赞吧,鼓励鼓励,诚致谢意!


开愿:假如认为可以,请您转发朋友圈吧,分享分享,真诚感谢!


与话:扫描二维码;或长按识别码,加入关注群后,如果是在本公众号开通之后后来的;或者是在今天新近加入才来的,您可以在对话窗口给出的呈上头像位置,用手指轻触他一下,会有页面弹出。

再找到“查看历史消息”这一行字,点开来即可,您将会完全看到前期的每篇图文,自由阅读其中的任意一篇了。

祝您顺遂顺利,顺心顺意,阅读者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