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不可抗力才不是火山喷发 | 巴厘日记

InStyleNotes2019-06-11 08:14:47

一周前的夜晚,从机场回到乌布安顿好,在新住所的露天浴室享受了畅快的淋浴。一切妥当后拿起手机,看到coco发来的几条消息,大意就是:


“火山爆发了”。


作为今年内第三次巴厘岛之行的开端,给了好几个月"false alarm" 的阿贡火山,终于严肃认真地喷发起来。



?


这样说始终带着点调侃意味,但当你站在离它十公里处的公路旁,看着直耸入天际的巨大烟雾柱,火山灰吞噬附近的村庄,你也会紧张至如我这般,昼夜不停地刷最新通告,透过webcam监察火山的实时情况。它甚至出现在昨夜的梦里,这座吞吐着红色火光和烟雾的山峰,如建筑般在城市中矗立,旁边是同样高耸入云,灯火通明的写字楼。


对比起远处的火山,人是渺小的


火山似乎在积攒越来越多的能量,专家、报道谨慎地发言称一场更大的爆发迫在眉睫,就连朋友也劝我,“我觉得你差不多该撤了”。然而真实的情况是,在方圆10公里的危险区域以外,除了日夜进行的祈祷仪式,巴厘岛的一切照旧,虫鸣,狗叫,小孩开开心心下课踢球,小餐馆里的侍应笑容灿烂。


于我而言,所谓的不可抗力并非火山,却是这座岛屿对我的吸引力。



就继续从今年三月份的巴厘岛之行讲起吧。之前几个月的抑郁和身体不适中渐渐恢复的我,为自己开了这道终极药方——回巴厘岛。


三月的那段日子,有关于独处,自我审视。做了很多喜欢做的事情,辗转不同的酒店与民宿,享受美食,学会骑摩托车,大把大把地浪费时间而不带负罪感。有很长一段时期我认为工作是情绪低迷的解药,银行存款是安全感,却不知内心只需要一场真正的休息,暂时放下不想要的社交,放下克己的条条框框,毕竟一直以来用心工作,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够有随时从现实中抽身的能力,过一段随心所欲的时光。


从乌布的Kamandalu度假村搬出来后,我在一间叫Big Love的retreat里呆了几天。这里并不好找,远离乌布中心往南行驶15分钟后,转入支路,一座宁静却也普通的村庄,Big Love就在一条斜坡下,小河的背后。仿佛也就此将它和外面的世界隔开。



由始至终都没见过主人Ali。守家的只有管家和女佣3人,以及4只拉布拉多犬、2只昼夜徘徊的猫。我甚至不会把这里称为旅馆或民宿,连前台也没有,走进去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开放的区域里分布着客厅、厨房、餐桌、和工作区,就似一个寻常人家,是所有住客和动物一起共享的一个区域。


Big Love或许是Ali幻想中的一个乌托邦,河流、植物、动物、稻田,以及4所分别以不同名字命名的房子。Austen,Miro,Warhol,我住的叫Gaudi。你或许已猜测到这些人名背后的灵感原型,这4套空间开阔的寓所从结构、景致到内饰都各具特色。例如凉台上180度的稻田景观,例如大大的写字台,墙壁的对比色调,设计者在建造时为它们代入了不同的情感,这是能分别感受到的。



Gaudi这房子在airbnb页面的图片展示并不好。但是我一眼就看上了它整面的百叶落地窗,窗外是草地与植物。并且房间不大不小,一个人住很足够(要一眼就能看完全貌的开阔空间,是我在独自旅行时居住选址的要求)。



而实际情况是,原本图片里格格不入的桌椅被替换成了圆木餐桌,矮窗台灯的附近,添加了沙发与茶几。夜晚昏黄的灯光下,还是很温馨的。



午后斜阳照入百叶窗,斑驳在床边的衣柜和沙发上。衣柜是爪哇古董,已经古旧到不行。事实上整个Big Love给人的感觉一点也不光鲜,反而是旧,一种自然的、不让人反感的旧,旧家具老器物,带着前人使用过的痕迹和岁月余温,在空间内各得其所。



而Big Love,真是一种无人打理的状态。泳池水已许久未更换,野草杂乱丛生,垂下的瓜藤挡路。这里的植物已成仙,以蓬勃茂盛的姿态野蛮生长,引来蝴蝶和蜻蜓,竟是他们故意而为之。恰恰爱上这种破败的美,自然野生之美,作为唯一住客的我仿佛闯进了某处失落园,主人无心经营,却温暖了我这过路人。



很是怀念那几天自给自足的生活。野生的园子里种着香蕉,木瓜和百香果。每天,女佣会采摘成熟的果子和面包鸡蛋放在厨房里,成为了我的早午餐。花艺的意境也少不了,几根狗尾巴草和柏树叶插玻璃瓶中,鸡蛋花泡进碗里。再点支清香,缕缕上升的轻烟中,日子就这么慢慢消磨殆尽。



女工Ayu同时也是这里的厨子,没有菜单。在我的授意下,那几天的伙食都是她为我决定,最拿手的是肉丸子,还会给我烤花生卷,有时甚至从外面带回当地的果冻,每天入夜前的就餐是很享受的。犹记得有一晚,夜幕接近降临时分,坐在餐桌上看风雨欲来,黑压压的乌云渐渐逼近,变幻着将远方粉色的晚霞渐渐吞噬。


餐桌上的景色


“Look deep into nature,

and then you will understand everything better.”



百无聊赖中拍了一些细碎的生活片段,偶尔翻开还记得,那阵暴雨来临前,狂风张扬,而我内心却再无波澜。





巴厘岛的传奇有很多,John 和 Cynthia Hardy的故事便是其中之一。1975年,John Hardy在一次造访巴厘岛后,便对这里的传统工艺着了迷,从此定居,与当地的工匠一起制作珠宝。后来,他遇上了Cynthia,当时她刚搬到巴厘岛,也在着手自己的珠宝系列。一拍即合的爱情一直走到现在,两人创办的John Hardy Jewelry,品牌至今仍办得有声有色。当事业到达一定高度,John将目光转移至更有意义的事情上面。



曾经有一篇很火的文章,讲一位在纽约职场混得好好的女孩子,突然辞职来到了巴厘岛和父亲一起建造竹屋。这对父女就是John和他的女儿Elora。他们利用竹子这种当地的可再生资源,建造出不同特色的建筑,希望以一种更环保的方式保护后代的生存环境。社交媒体上热门分享的,就是父女在2006年所建立的Green Village。


图片来自Green Village


Green Village目前已包含了12间竹屋,成为一个环保主义者和热爱自然人士的生态社区,里面有所Green School,向孩子们提供可持续的教学环境。目前还对公众开放各种不同项目的tour和workshop,传达其中的绿色概念。


村中也有可住人的竹屋,但是属于比较exclusive性质的。因而不得不提我在三月份入住过的Bambu Indah。同样也是由John Hardy和女儿成立,Bambu Indah是一座度假村,目前包含了15间不同类型的屋子。



和Green Village一样座落在阿勇河谷的上方,享有很开阔的景致。这回John Harday是把十几座超过上百年历史的爪哇木屋搬来了这块宝地,在它们受到摧毁前。可以说既是一种保护,也是传承。这些使用柚木建造的房屋,都是以前爪哇贵族的男子所建,为了迎娶他们的新娘。古色古香的房子,被小心翼翼地拆除,搬到了Bambu Indah,隐于重重叠叠的绿意之下。



Bambu Indah有着和Green Village同样的理念。度假村内的泳池,皆是天然的河流引水,园内种植的倒不是观赏花卉,而是玉米等各种各样的蔬菜,成熟后成为餐厅里的食材,就连肉类也有专门的养殖场。竹子的概念也被引入,成为大堂,餐厅,瑜伽房甚至电梯的建筑用料,并在陆陆续续建造竹屋客房。



搬离Big Love后,距离去南部的canggu还有两晚的时间,酒店体验控的我分别在Bambu Indah和fivelements各呆了一天。并没有事先预订Bambu,而是直接去到了度假村,想碰碰运气能否入住刚建好的moon house,因为这个房型在agoda上还没有开放预订。我是幸运的,moon house刚好唯独空出了这一天。


moon house也是由女儿Elora的建筑设计团队Ibuku完成的一间竹屋,顾名思义,整间屋子呈现出一个半月型,建在河谷下方的峭壁边,需要乘搭电梯穿过岩石,穿过一道桥才能到达,是当时度假村内较为私密的一间客房。


整块河谷区域景色moon house独享,露天浴室和卫生间,阶梯下方一个深水潭作为私人泳池。当时还特地为moon house的住客配备了3名管家,在whatsapp上随时候命。



这种开放式的建筑设计也许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尤其一入夜,朝着灯火奋不顾身的昆虫会让城市人头皮发麻。如今在乌布呆久了,我倒也变得习以为常,并深深喜欢上这种融聚当地特色的设计。在湿热的巴厘岛,人们房屋的客厅和厨房等通常是开放式的,因为这极大的保证了通风和光照。



在moon house的夜晚是难忘的。露天浴室,可选择淋浴或泡澡。温热的洗澡水淋在卵石块上,荡起阵阵水雾向上升起,抬头一轮明月,银光洒满河谷。白日叫嚣的鸟儿已入睡,活跃的倒是各种虫鸣,伴着阿勇河的激流声。



得益于社交媒体的宣传,Bambu Indah如今已成为bali的一个热门地,即便在淡季,可能也需要提前预订才能保证入住到喜欢的房型。而moon house的价格,也比三月份时涨了不少。



但是这种新颖的概念总归值得鼓励。巴厘岛是开放的,作为全球最热门的旅行地之一,它在传统的基础上也吸收了更多外来文化,由此衍生出丰富的生活形态,摸索出一套自然与人文的相处之道。换句话而言,这是个不断变化中的目的地,旅人永远保有新鲜感。



视频合辑也做了一份,给大家参考。




在Bambu Indah的那晚,我更新推送了我的第一篇巴厘日记,至今已过去了八个月。当时又岂能想到,八个月后的我,仍然是在这片土地上?



<未完待续>



主编: 凌霄| 本期作者: SiuLing

联系邮箱:style_notes@msn.cn 

微信:style_notes |  instagram: Siuling_ST

微博:Style-Notes时装笔记